紅色檸檬汁🌻

融雪


狗血到底的愛情故事

殺手×病人






00




    冬日沉夜,皑雪纷纷,冰冷的空气填满整片荒地,乌黑幽暗的天空,漫漫的雪花持续落下,在原本粗糙的柏油路上铺上一层层厚重的白雪。




    雪地上的脚印深沉孤寂,犹如印章般为平白光滑的雪堆印上了花纹,再任由空中的雪晶一点点的将它填满。




    坐立在荒地中的木屋亮着灯火,是大雪纷飞的午夜唯一一处温暖,木门半掩著,丝毫不怕冷清的雪风趁缝灌入。




    冷风“咻咻”的吹啸,使木门一下一下的被吹开,撞击著背后的墙壁,巨大的声响扰乱寂静的冬夜,天花板上的明灯也被风吹的晃来晃去。




    灯影晦暗,橘黄色的光随着风声晃荡,木屋内的景况也跟著忽明忽暗。



    屋内的傢俱散满一地,彷彿台风过境般一片狼藉。




    支离破碎的桌椅,被打坏的电器和玻璃,撕碎的窗簾衣物,就像强盗洗劫过后的场景,惨不忍睹。

    地毯上若有似无的血迹解释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,原本只有一点的红色的液体一路蔓延到半开的房门,艷红的血液延伸到房门后。

    房间内只有男人虚脱无力的粗喘,门被关上,房门外传入的所有声响一概被屏蔽。

    腹上的腥血持续冒出,布满粗茧的双手捏著随手撕下的布料摀在伤口上,任由血液一点点的将它染红。

    额上佈满著冷汗,眼前的视线正随着流出的鲜血一点一滴的被抽离,但精炼冷酷的双眼,却还是倔强的盯着眼前的黑色枪孔。

    身边的女人已经毫无生息,扩散的瞳孔无神的看著他,眉心觸目惊心的弹孔诉说她的命运,手上的枪还来不及上膛,躺在手心中,再也没有使用的机会。



     「你快乐吗?柾国。」冰冷僵硬的俊脸忽然扯出一抹笑,扯著嘶哑的嗓子,轻轻的、柔柔的,问道。



    就像之前他们一同出任务时,偶尔打趣的语气,轻松自在,就像十几年的老朋友,熟悉欢乐。

    在他面前的男子,身上穿著厚宽的黑色大衣,高领纯棉的毛衣,戴着黑色手套的大手握著一把手枪,双目冰冷,面无表情,彷彿面前的人是一个死物般,和自己毫无关系。

    举着枪的手没有一丝颤抖,神色毫无波澜,眼底彷彿藏着无数冰窟,冷得让人打颤。


    「杀手,没有感情」良久,男人才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 「那你活着做什么?杀人、任务、金钱!没有感情,为什么要这些东西?!」脸上的温和已经荡然无存,眼底只剩下无限的悲伤,金泰亨面如死灰,用剩下的几口气朝田柾国大吼。


    「生存」黑眸中彷彿飘着大雪,冷漠酷寒,就像看待目标的眼神,看著金泰亨,彷彿他们从不是组织内最有默契的菁英杀手,也从不是一起搭档过的最佳夥伴。


    金泰亨看著田柾国毫无温度的双眼,心中只剩下无限的悲伤和自责。

    自责自己为什么没有在田柾国进入组织时就告诉他离开,自责自己为什么没能帮助这个正值花样年华的少年,去过他该过的生活。

     冰寒冷血,田柾国已经是个,专业菁英的职业杀手。

    他也是杀手,曾经。

    也和闐柾国一样,视感情为脏物。

    感情是人类的弱点,也是所有事情失败的根源,从进入组织开始,他们就是被这么教育的。

    确实,这个道理,他们在工作上看过太多。

     无数的人为了自己的私慾和情感丟了性命,每每在扣下板机时,他们的脸上,只有淡漠和嘲讽。


    情感,是成为杀手刀下的,最根本原因。

    但是,他遇上了她。

    金泰亨看著身边,死前还是担心著他,无神的双眼却透漏著悲伤和担忧,那个美丽的长发女子。

    她让他瞭解了全世界,让他接近了酸甜苦辣,让他感受温暖,体验了快乐,学会了爱人。

    也许这就是感情诱人的地方,快乐的情绪、被爱着的感觉,是多么的美好,让人捨不得割下,他爱上了女孩,逃离了组织,跟著她浪迹天涯,也过着整日躲避追杀的日子。

    但最後,还是被找到了。

    金泰亨露出了令田柾国诡异的无奈微笑,握住女孩冰冷的手。

     他不恨田柾国。

     田柾国就是曾经的自己,冷漠、不屑一顾,只为了金钱,只为了生存。

    他确实能保护自己,不让自己的命运落入任何人的手中,但金泰亨仍然为他惋惜。


    「杀人的机器。」不会感到无趣吗?


    世界上的一切,只为了金钱和生存,不会,觉得无趣吗?


    田柾国抿紧唇,眼底仍然没有一丝波动,手指覆上了板机。


    「再见了,V」这是道別,做为他们曾经的合作,一个礼貌的道別。

    「JK,祝你好运」金泰亨微微一笑,祝你有一个,像他一样找到了生命,然后永远不会被找到的,好运气。

   

    枪响埋没在朦胧的大雪中,看著眼前的两具尸体,田柾国收回了枪,转身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 大雪纷飞,印下的脚印一点点的填满,荒野之中,男人的背影冰寒孤傲,彷彿只是路过的过客,双手插著兜,从容却快速的走过道路。

     冰雪飘落,男人的身影渐渐模糊,直到尽头,消失不见。

    任务,完成。


01

    “前往法国巴黎的班机即将起飞,请乘客尽快登机……”

    广播中的女声响遍整座机场,人们手上拖著行李箱,在宽广的道路上快速的趕路。

   人影来回,喧闹的说话声和地板上“喀喀”的脚步声交杂,填满整座机场,为些微冷清的大厅染上一股生气。

    男人手上提著手提箱,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穿梭在不多的人群中,冰冷寒霜的气质已经被隐藏起,快移动的步伐就像是趕着班机的过路人。

    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他自然的掏出手机,就像準备接上老闆电话的上班族,点开了讯息框。


    朴智旻,男,23。

    特徵:身高173,体重60,黑发,韩国人,穿著病服,只会待在房间内。

    现居法国,患病疗养中。

    价钱:100万美金。

    任务完成时间:晚至四个月。


    田柾国随手回了个接受,就将手机关机,进入了海关。

    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却因为患病整日待在房间中,没有能力反抗,也不会逃跑,对于田柾国来说,这项任务简单轻松。

    要不是这男孩不知道得罪什么人,任务价钱高的诱人,他也不会接这么没有挑战性的任务。

    不只没有挑战性,田柾国甚至觉得,这种小事没必要请到杀手,他的僱主太小题大作了。

    上了飞机,他坐在靠窗的位置。

    窗外小雪纷飞,同样是冬季的夜晚,却增添了机场夜晚亮着的橘色灯光。

    脑中忽然闪过金泰亨死前的微笑,田柾国内心没有一丝混乱,只是冷漠的将脑中的画面删除,换上了方才传上的任务资讯。

    他打算后天就动手,即使是南朝鲜有名的企业家公子,住的別墅对于田柾国来说,仍然是自家后庭院般,轻而易举的就能混进去。

    不怪朴家保安能力太低落,只怪田柾国不是一般的杀手。

    他是组织内最优秀的杀手,冷血精炼,心狠手辣,任务效率高的吓人。

    他的犯罪现场永远是警察们最後的线索,在此之后的追查,行迹全无,没有人能够抓的到他。

    行走全世界,为无数的任务奔波,赚取恐怖数字的金钱。

    行踪不定,有时连组织也不清楚他的去向。

    三日不见,JK又完成了150万美金的任务。

    这是组织内,不,整个杀手界最盛行的一句话,杀手们完成任务的饭后话题,必定会题到田柾国的代号,JK。

    “请乘客系好安全带,飞机即将起飞--”

   

02

    清晨时分,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升起,金黄的阳光绽放,照亮睡意朦胧的巴黎街头。

    天还未完全亮,原本黑暗的天空被光亮晕染,形成独特的色彩,遍佈全天。

     男子站在落地窗前,清晨的微风从外头徐徐吹进,像是不经意的,吹起纯白色的衣角。

    落地窗旁的雪白窗簾随着风影晃动,冰凉清冷的晨风抚过少年的身躯,灌入到宽广的房间内。

    面对着窗外,三色晕染的天空为刚甦醒的巴黎铁塔做了一回背景图,少年清亮的眼眸倒影著高雅清美的风景,不知道是在欣赏,还是在发神。

     在他身后,一道清冷的身影笔直的站著,穿著朴家侍从的制服,带着黑色手套,握著手枪的手自然的垂落在大腿边,定定的看著少年些微消瘦的背影,似乎不打算动手。

    田柾国挑了挑眉,这个目标,在等他。

    背影微顿,男子缓缓的转过身,金黄的阳光一下扑洒在他的身子。

    雪白的病服随着晨风微微的吹动,松软的黑发也跟著飘起。

    如初降的天使,纯洁圣雅,干净沉蜜,苍白到有些的病态的脸庞映入田柾国眼帘。

    朴智旻深邃幽暗的黑眸对上他的眼,有一瞬间,他的呼吸停止了一拍。

    太纯净了,如初雪一般,纯粹白净,让人不自觉想守护,不让世上的灰暗沾染他的身躯,不受黑毒的世俗玷汙他的洁白。

    静谧纯洁,黑净幽深的瞳孔彷彿从未经过世事的削磨,清澈的没有一丝杂质。

    田柾国只有一瞬的失神,很快,又恢復了原本的状态。

    双目冰寒,没有一丝温度,冷峻的脸庞不自觉释放窒息厚重的压力。


    「你就是……要来杀我的人吗?」远处的少年彷彿没有感受到他的寒气般,苍白的双唇动了动,柔絮般清软温澈的嗓音传入田柾国的耳中。

    「……」他没有回答他,只是冷静淡漠的看著少年。


    连朴智旻自己,也知道有人会杀他。

    那为什么不逃?

    整日待在房间内,他应该知道,连一个刚入门的三流杀手,也能将他轻而易举的杀掉。

    等了许久,不见田柾国要回答的迹像,他又迳自说下。


    「我就要死了,剩下三个月」


    少年微微的笑了一下,丝毫不畏他手中的黑色手枪。

    田柾国还是没有回应,房间内只有时钟跳跃的声音,寂静得一根针掉下,也能清晰聽见。


    「我有一件事想完成,你能……再给我三个月吗?」温润的嗓音杂著满满的真诚,他黑亮的眼眸全是希望和期待。

    「三个月后的今天,你就把我杀掉」


    田柾国有些错愕。


    他第一次见到目标,不是对他求情,不是反抗,不是企图逃跑。

    而是延后死亡期限。


    看著男孩天真期望的眼神,田柾国抿紧了唇。

    这种请求,田柾国不可能会答应。

    谁知道朴智旻会不会逃跑,会不会耍什么把戏让他的任务失败。

    即使朴智旻承诺三个月后会回到这个房间,他还是不可能答应这么荒唐的请求。

    田柾国缓缓的举起枪,说明了他的答案。

    黑色枪孔下,少年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露出一抹苦笑。


    「拜託了,我只是想出去」

    「你担心我逃走,那就跟著我吧」


    不知道是男孩的语气多么悲凉,还是希望幻灭的眼神多刺心,田柾国覆在板机上的手,迟迟扣不下去。


    这是第一次,他犹豫了。

    犹豫扣下板机,让眼前的男孩倒下。


    黑亮犀利的双眼渐渐变得愤怒,他握紧手上的枪,原本平稳的举枪变得一丝颤抖。

    过了一会,像是妥协,像是释然,他放下手上的枪,冷漠的双眼如锋利的刀子般,彷彿要将眼前的少年碎尸万段。


    「只有三个月」磁性的嗓音传过空气,直直的落在男子的耳中,田柾国看见他狂喜的表情,还有眼中不明所以的感激,微微扯动嘴角。

    「跟我走」


03


    金色的光辉已佔满整个天空,原本沉睡的都市渐渐活跃起,悠閒典雅的气氛弥漫整个巴黎。

    人们散步在街头,遊客拿着相机拍摄古典雅緻的街景建築,几个街头画家架上画架,手上的画笔沾上七彩的颜料,挥洒在雪白的画布,朦胧的街景,高雅魅力的巴黎铁塔,这是充满艺术和神秘的都市。

    行人来往,人影穿梭,一个身穿全白的少年带着鸭舌帽,消瘦的身躯披着一个不符自己身形的黑色夹克,手上拿着一个单眼相机,时不时的停下,对着美丽优雅的巴黎街头拍了一张又一张的照片。

    确认了照片内的典美风景,小脑袋探了探头,彷彿在寻找什么,忽然一瞬,男孩的目光聚焦,脸上慌张的表情清晰可见,他站起身,往人群的尽头奔去。


    「等等我啊!」少年的声音柔软如棉,在茫茫人海中显得脆弱不堪,却异常清晰的传入对话主角的耳中。


    男人的脚步没有停,依然迈著步伐向前走去,不理身后追趕的男孩。

    因为生病的缘故,朴智旻跑起来有些吃力,好不容易跟上田柾国的步伐,脸色已经苍白如纸。


    「你怎么走那么快?就不怕我逃跑?」


    闻言,田柾国侧眸瞥了一眼朴智旻。


    「你逃了,我会马上杀了你」


    朴智旻轻轻一笑,似乎早料到他会这么说,小脑袋转了转,明亮清澈的眸中尽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惊喜,脚步停下,将相机贴到自己眼睛前,按下了快门,又快速的跟上田柾国的步伐,动作反覆,一遍又一遍。


    「我们要去哪儿?」


    朴智旻收回看著飞机窗外的视线,转头,有些激动的问著身旁的黑衣男子,瞪圆著的双眼,掩饰不了兴奋的嘴角,就像第一次出国的小男孩,兴致亢然。

    始终如一,男人还是没有回应他,翻过手中的杂志,视线不变,彷彿身边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 朴智旻並不恼,见对方没有要理他的意思,又转过身子,瘦小的身躯贴在飞机的窗户上,圆滚滚的双眸新奇的朝窗外看去。

    呼出的热气打在透明冰冷的玻璃上,白色的雾气在窗户上随着朴智旻的呼吸出现又消失。

    雪白的晶雪飘落,和昏黑的天空形成强烈的对比,缓慢地,柔柔地,落在透明晶亮的玻璃,形成雪水,从窗户的最高点滚滚滑下。

    少年苍白的唇勾起美丽的弧度,托起手中的单眼相机放到自己的右眼前。


    “喀嚓”



TBC
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2)